美穴视频

可恶的妇科大夫


  考完试,志伟马上陪我去医院。 


  妇科分号的护士让我先化验。结果出来后,护士领我来到叁号诊室。一进诊室我就傻了。里边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,坐在靠窗前的桌子边,他后边的小桌放着白布盖着的器械,房子中间是检查用的床。 


  护士把我的病历放在医生面前,回头看我站在门口不动,不耐烦的对我说,过来呀。我的腿好象灌满了铅,每迈一步都是那样的沉重。护士见我坐到了医生面前,转身出去关上了门。 


  医生看着我的病历,问我是不是男医生不好意思,我说是。他的胸牌上写的名字是李强。看他象个老乡,不白的脸上不少皱纹,瘪瘪的鼻子,不象好人。李医生开始审我了,他边问边记。上次月经是什么时间、每次月经、得过什么病… 


  …他抬头看着我问:第几次怀孕?我说:第一次。为什么不要了?我撒谎说 :工作忙。 


  他指着床边的方凳命令我说:你把裤子脱掉放在那。要命的一幕开演了,我的清白就要毁在他这里了。腰带解开往下脱好难呀!他满脸得意的看着我,我转过身背对他,下狠心脱下了裤子。我的脸发烧。他更得意了,让我到床上,把腿放到架子上。那个架子把我两腿分到了极限。阴部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。 


  他起身走到床边,打开灯照着我的屁股。边带手套边问我,做过妇科检查吗? 


  我摇摇头。他轻轻的摸着我的阴毛,对我说:放松不要紧张,有什么感觉都要告诉他,我点点头。他拉过凳坐下,扒开我的阴唇看,接着拉起阴啼包皮,用手指摸阴啼。我全身血流加快,从心里痒到阴部。他抬头看着我问,疼吗?我摇摇头。 


  你没有感觉吗?他问。我小声说,有些痒。我答完感觉性的冲动,阴道湿了,那里更痒了! 


  他站起身拿来阴道窥镜,插进阴道,好象撑的非常大,还上下左右晃,我好难受。他取出窥镜,在玻璃片上抹了抹,把玻璃片放到显微镜下看。由于他的刺激,我阴道有液体流出来了。 


  李医生转过身看到我的反映,脸上露出坏笑,用手指摸着我流出的液体,问我怎么会这样?每次都这样吗?我知道他是在问我和志伟性交时。我没有搭理他。 


  他用手在我外阴摸了摸,象是爱抚。接着一只手分开阴唇,用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伸进阴道里。一下插到底,又拿出来在阴道口轻轻摸。我感觉到是痒,是疼,是酸涨。心想:他比志伟会摸。他重复了几次这样的动作,又狠劲插进来了。 


  另一只手使劲按我肚子。顶着我的宫颈酸涨。我有些坚持不住了。我动了动屁股。 


  他看我的样子非常得意。手从阴道拿出来,摸着肛门说,疼吗?怎么肛门弩出来了?我没有回答。他拿来纱布给我擦阴道流出来的东西。对我说,你性欲好强呀!好了,起来穿好衣服吧。 


  他一边洗手,还看着我穿裤子。我好尴尬呀!坐到桌边,他说,时间长了,胎儿比较大,你该早些来做手术。现在要住院做手术了。不然有危险。我是不懂。只有听他的,我答应了。他开好住院通知单,叫我去住院处办理住手续。我在楼道站了好久,我要让自己平静一下,还要想想如何对志伟说。 


  在诊室外站了片刻,心情平静些后,我才去找志伟。 


  志伟一下把我抱进怀里。我告诉他,医生说来的有些晚了,胎儿比较大。要住院做手术。志伟说: 也好,那样保险。我就怕照顾不好你。 他用手抚摩我的头发。突然问我: 你的脸怎么这样红? 我马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他松开抱我的手,捧着我的脸追问我: 怎么了? 我是躲不过去了。我小声说:是个男医生。 志伟用惊愕眼光看着我。 


  真的? 他好象不相信的问。我冲他点点头。志伟猛的把我抱在怀里,抱的很紧! 


  他看着窗外不说话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难道是在想象医生检查我的情景吗?志伟收回远望的目光对我说: 走,到我家去! 从医院、坐出租车、到他家,他一直搂着我。


  他家没有其它人在家。志伟拉我进了他的房间。把我按在床边坐下。 


  眼睛盯着我问: 真的是男医生? 我点点头。 他看你那里了? 我点点头。 他摸妳了? 我点点头。我实在答不出声了。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发生的事情沮丧,还是被那男医生刺痛了,还是我的的表现他不满意,志伟一脸严肃,目光一刻也没离开我的眼睛。 


  你把看病的经过说一遍! 志伟严肃的说。 


  我迟疑片刻说: 那医生先问情况,就让我脱掉裤子到床上检查,然后就让我去办住院手续了。 我粗略的讲了个大概。 


  怎么脱的?你脱给我看! 我看着他没有动。志伟有点急了,大声命令我: 脱呀! 我顺从地脱掉裤子,我感觉对不起志伟,不光是让别的男人看、摸我最隐秘的部位,而且有些细节我不想告诉他。我躺在床上劈开腿,对他说:医生就是这样检查的。 志伟看着我,激动的满脸通红。我猜想他可能联想到我们每次性交时,我就是这样等他的,可是我用这样的姿势,被其它的男人摆弄。 


  然后怎么检查的? 志伟逼问我。 那医生先扒开看…… 他没等我说完就用手扒开我的阴唇。我点点头继续说: 然后医生用阴道窥镜放进去,撑开看,后来就把手指伸进去摸。 志伟也把手指伸进去了,还问我: 这样? 不是,是两个手指。 他真的用两个手指伸进去摸了。 后来呢? 我说: 就是这样检查的。 我没有告诉他医生摸我的阴啼了。志伟的手指拿出来时,看见我阴道流水了。他问: 检查时你也流了? 我告诉: 他流了一点。 志伟一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下了。他的阴茎直挺挺地仰着头,又粗又长,肿大的龟头红的发紫。 


  看见他的样子,我坚持不住了,我央求他: 你快点放进来吧! 志伟向前一挺,狠狠的插进来了!他插来几下停住不动了,问我 痒吗? 痒 他还问我: 医生摸时你是不是痒了? 我 恩 了一声回答他。志伟开始用力狠狠的插了。 


  边插边说: 让你痒!让你流水! 他每插一下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呻吟。就这样干了半个小时他才射了,可是好半天他才软下来!不知道是志伟发挥的好,还是那个医生的刺激,这次干的特别的好!我感觉真爽! 
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就到医院住院处了。接诊室也是男医生。他看了我的并病历和收费单后,把我领到里间屋。里屋象公共浴室,房间的小半被两块木板搁出叁个空格。那个医生指着靠门口的空格,对我说: 把衣服都脱了。 看他出去了,我把空格上的帘子拉上,衣服脱的只剩胸罩和短裤了,我站在那里等医生的指示。医生进来一把把帘子拉开了,说: 什么是都脱了?你自己的衣服都要换掉! 我只好脱光了,他对我上下看了看,让我转过身,按着我的后背,叫我弯下腰。他掰开我的屁股看了看。之后拿来有蓝条的病号服让我穿上。递给我病历,让我去妇科病房。 


  到了妇科病房,护士把我安排在诊疗室对面的病室,让我用窗前的床。病室里有四张床,其它床都有人。志伟放下我的用品就走了。送他回来时,我旁边床的人在看我的床头卡。她看见我回来了就说: 嘿,你是这屋最小的。 她指着我对面床的说: 张姐是大姐,她32岁。我是老二,我姓徐,29岁。小刘是老叁,25岁。 徐姐是个热心直爽的人。我喜欢她这样的性格。她介绍完,我礼貌的叫张姐、徐姐、刘姐。她们高兴的答应着,我们开心的大笑。刘姐坐到我的床边,问我为什么不要孩子呢。我撒谎说工作忙,不能休假。她又问我: 你来住院时,是那个男医生接诊吗?是呀也是看着你脱衣服的?是我和张姐是昨天住进来的,来时也是那人。真可气!看着人家脱光衣服,还掰着屁股看! 刘姐看护士进来了,就回自己床上去了。护士给我抽血,让我留尿送去化验,出去时告诉我,不要走开,待会医生还要找我。 


  李强医生推开了门说: 朱惠鹃你来。 我跟他进了对面的诊疗室。诊疗室里左右分别放着妇科检查床和医院用的平的检查床,门边靠墙放着一排柜子,窗边是医生用的办公桌。李医生看我关好了门,就让我脱掉裤子。在我放脱下的裤子的时候,他在我后边轻轻的摸我的屁股。我急忙推开他的手,严肃地看着他。 


  李强没有理会我的态度,指着妇科检查床说: 妳上去,我要取些标本送去化验。 


  我躺下后,床上的架子把我的腿辟开了。李医生举着阴道窥镜过来,动作生硬地插进阴道,用棉棍在里边沾了什么,抹在两个玻璃片上,取出窥镜就让我回去了。 


  回到病室,我拿卫生纸擦下身。徐姐问: 做什么检查? 我说: 就是从里边取点什么,送去化验。这么快就查完了?是呀!怎么了? 我奇怪的问。 


  这个李医生看年轻漂亮的病人,看的可细致了!小妹你这样漂亮,李医生会不好好检查? 徐姐说完朝我撇着嘴点点头。张姐说: 男医生常常在给女人看病检查时,挑逗玩弄女病人,尤其是妇科,看的就是那里的毛病。咱们女的就是倒霉! 我说: 他们不怕有人告他们? 张姐说: 怎么告?谁证明医生犯坏了?告不好还给你闹的满处的人都知道了,更丢人了。尤其老公知道了妳就是怎么也说不清了。 我想张姐说的有道理。我没有告诉志伟李强摸我的阴啼,就是怕我说不好他吓想。 


  不是检查时该有护士在吗? 我说。徐姐接过去说: 护士才不管你呢! 


  你不听护士的话,她们会用男医生整治你!是吗?太可怕了! 我说。徐姐用玩笑的口气对我说: 妳可要小心啊! 张姐又给我们讲了她看病的经过。 


  她说:那天我去秘尿科看病。全是男医生。化验后医生让我到里屋检查,进去后他坐在椅子上,叫我脱掉裤子。我硬着头皮在他眼前脱光裤子。他指着妇科检查床:上去!我躺在床上分开腿,阴部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。这是我第一次被男医生看。 


  我感到全身发烧。他起身走过来,打开灯对着阴部,又命令我:屁股往下点。 


  腿劈到最大了。我感到子宫发涨,阴道发紧。他一边带手套一边看着我,好象非常得意的站到我腿间,检查外阴和尿道,他的手非常轻轻地摸,我感到异样,有点冲动阴道湿了,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太可怕了,阴道有动西流出来了。我赶紧闭上眼睛。 


  他对我说要检查阴道。他把两个手指伸进去了,使劲往里摸,顶得我宫颈发涨发痒。


  他边摸边问我,例假怎样、白带多么。接着又拿来阴道镜撑开阴道看,他说有点炎症。 


  他说你等一下就出去了。他对面的医生过来了,拿着窥镜左右晃,看完后取下窥镜,代上手套也伸进我的阴道里。之后看我肛门弩出,他说查一下就伸进去了。疼死了! 


  问我大便干不干。疼得我直想喊。这时那个医生又进来了。对我说应去妇科看看炎症。 


  另一个说大便要定时。这时才叫我下来。他俩在一边洗手,我看他们好象在偷着笑我。 


  我知道太丢人了。阴道流出的东西让我擦了两遍。他们就看着我,等我穿上短裤他俩才出去。回家我可没敢告诉老公。张姐讲完转头问小刘, 你没碰到过吧? 谁能躲的了? 刘姐答道。 我老怀不上,医生让我做刮宫手术。在门诊手术室做。我在手术室门外等了一会儿,那门被从里边推开一个缝,叫我的名字和另一个女孩 .我们俩进去时,我看见叫我们的护士身后站个男的实习医生。 


  护士对男医生说: 你领她们去更衣室换衣服。 更衣室里边有两个光着屁股的站在那里。 


  医生对我们说: 把裤子脱掉! 拿了两件上衣看着我们脱裤子。他看我们也光着屁股就把上衣递给我们穿上,叫我们把自己的上衣包进去。这上衣特短,连肚脐眼都露着了! 


  又一个男的医生进来了,看了看把先来的两个叫出去了。这个男实习医生叫那个女孩在床边趴下叉开腿。他在后边掰开屁股,扒开小隐唇看。然后把我叫过去,又掰这我那里看。 


  看够了就出去了。过会儿那个实习医生来叫我们,领我们去手术室。更衣室和手术室隔着叁个房间,走道很宽,象是个大办公室,站着、坐着好些医生护士,其中还有叁、四个男的。我们得光着屁股在他们跟前走过去。先前去的那俩个女人从手术室出来了,和我们走了个对面。她俩光着屁股,戴着的月经带特别显眼! 


  手术室里边并排两个床。男医生指挥我们躺好,把灯对准屁股,来了个护士,指导他给我们消毒。过会儿那帮男女医生说笑着进来了。我看其中又来了叁个男的,都是实习的。他们进来后,没有马上手术,还聊天。我们俩象展品一样躺着。


  那几个男的进来就看我们,没处躲没处藏的!开始检查时,他们都带上手套,排着队摸我们。男的手还大,插进阴道时里边特别满。他们手摸着,眼睛盯着我的脸,那样子好得意呀! 男医生成我们的话题了。我们正聊着,来了一男一女,两个实习医生。女的拿着托盘,他们直接走到张姐床边,女的放下托盘说: 妳把裤子脱下来,我们检查一下。 张姐脱掉裤子,两手抱着腿腕,把腿张开了。她的屁股真白,阴毛又黑又多。我没有看过女人光屁股劈腿,那里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。我看徐姐刘姐也在偷偷看着。两个医生都带上了手套,男的先扒开张姐的小阴唇看,接着就把两个手指插进阴道。他好象是在找什么,手在里边到处摸。 


  看他们的检查,我都有些痒了。 


  男的摸完站起身,看着女的做检查。我一看那男的医生吓我一跳!我认识他。 


  他叫纪维刚,是我们学校隔壁医学院的学生。纪维刚也是他们学院足球队的队员,志伟经常和纪维刚他们比赛足球,志伟和他还是朋友。我该如何办呀!? 


  我怎么面对他的检查?志伟知道了怎么办?关键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是学生,而且还没有结婚怎么办?我赶紧溜出病室,我得后着脸皮和纪维刚说说。 


  纪维刚他们出来时,我在后边拉了一下他衣服,他回头看到我,非常奇怪地问我: 是妳?你怎么了?我我怀孕了。志伟干的好事?是 别人不知道我是学生,不知道我没有结婚。 我没办法只有请他帮我保密了。 


  纪维刚说: 我明白,妳放心吧! 我躺在床上,脑子里老是想要是纪维刚检查我怎么办,要是志伟知道纪维刚检查我怎么办。 


  徐姐开玩笑地说: 张姐你屁股真白呀! 我才注意到张姐用白单子盖着下身,好象还劈着腿呢。张姐说: 嗨!羞死人了!让你们看着被男人摸! 刘姐说: 我可怕男的摸!男的一摸,我就痒! 张姐说: 大庭广众下摸我,多现眼! 徐姐说: 这是好的,我们都是女的。前几天小刘那床住的那个人,我老公在呢,还有小朱那床的人的老公也在,那个男实习医生掀起被单就摸。 


  要是当着自己老公就更惨了! 纪维刚和那女实习医生又进来了。到张姐床边女的掀起被单。原来张姐还抱着腿呢,阴道被窥镜撑的老大老大。女医生打开手电筒往里照,纪维刚拿着窥镜看了看,他拧松窥镜的螺丝,取出窥镜,看我一眼,就和女医生走了。张姐侧身找卫生纸,我看见她阴道里流出白色液体。 


  徐姐凑过去说: 流了吧?痒也得忍着点呀!怎么忍?你给我忍个看看! 


  张姐不示弱的说。 诶,小妹还没有给你体检吧? 徐姐忽然问我。她把我问胡涂了,我问她: 什么体检? 徐姐说: 住院都要全身体检呀!你没做吗? 


  说到这李强推门进来了。他看了看我们几个,把刘姐叫出去了。 


  过了快一个小时,刘姐满脸通红的回来了。 


  刘姐红着脸回来就躺到自己的床上了。她不说话,拿本书假装看书。我们谁也没理她。我猜想她被李医生整治的够戗! 


  午睡被护士叫醒了--量体温。过一会儿护士进来收体温表。她看了看我的体温表,做着记录,头也不抬对我说: 你到诊疗室去。 我敲了敲真了事的门,里边传来李医生叫我进去的声音。 


  李医生坐在办公桌边,还有一个女实习医生站着。李医生让我坐到他面前,对我说: 住院病人都要进行身体检查。太上午忙,现在给你检查。 我想又要摸我了,好在有个女人在场。李医生对那个女实习医生说: 去叫他们几个过来。 


  女医生在门口喊了一声,她叫来了两男一女,都是实习医生。我庆幸纪维刚没有来。 


  他们围着我站着。李医生开始给他们讲课了。 


  这个病人是做人工流产,由于月份高了,胎儿比较大,所以住院手术。现在进行身体检查。你们要注意检查的内容、方法、结果。这个体检的病历由你们写。 


  李医生让一个女医生给我量血压,身高,体重。检查颈部淋巴。接着李医生叫我脱掉上衣,他对一个男的实习生说: 你来检查乳房。 那男生的手在我乳房上又按又摸。摸的我下边有些痒了。李医生抬头问他们: 该检查什么了?另一个男生回答: 脊柱对,你来查。


  李医生叫我站起来弯下腰。那个男生刚摸到我的后背,李医生说: 等等,这个时候你们要注意看一下乳房。因为这个姿势乳房自然下垂。 他说着就伸手摸着我的乳房继续给他们讲: 这个病人年轻,她的乳房坚挺,没有下垂。要注意两边的乳房是不是一样大。继续吧。 那个男生刚把手放到我后背,李医生又不满意了: 这样能查好吗? 他不等男生回答,抓着我裤子的松紧带往后拉,我的屁股就暴露出来了。那个男生从我颈部顺着脊柱往下摸,一直摸到屁股沟。 


  李医生又叫我站直身。我身子站直了,裤子顺着腿滑了下去。李医生看见了说: 脱掉吧! 我完全赤裸地站在他们中间。李医生忽然问: 小纪怎么还没来? 一个人小声说 不知道。 李医生出去找了。我想这下完了!我光着让他们看?连志伟都很少看到!我感觉非常尴尬!不知为什么阴道里好象发涨。 


  纪维刚跟在李医生后边进来了,看见我全身赤裸地站着,偷偷地对我做了个无奈的动作。李医生坐下让我做弯腰--站直、抬起腿--放下、蹲下--站起这样动作给他们看。这那是身体检查呀,纯粹是裸体表演!后来的检查更惨了! 


  他叫我站到他面前,把手伸到我腿中间,摸着外阴,叫我咳嗽几声。 


  不知道这是检查什么。 


  后来我被叫到平床上躺下,由一个女生给我做完内科检查,李医生叫我在床头跪着,上身趴下,这样我就把屁股撅起来了。李医生戴上手套,还叫纪维刚和一个女生也戴上手套。他们全都跑到我后边看。李医生掰开我屁股叫他们看,之后他把手指在屁眼那里揉了揉,就伸进我的肛门。很疼!他摸完女生摸。到纪维刚摸了,我很紧张。纪维刚的手大,他的手指往里一插,我忍不住 啊-- 的叫了出声来,肛门好象要裂开了似的!李医生好象关心的问我 很疼吗? 我看他其实是幸灾乐祸! 


  最后叫我躺到妇科检查床上,对他们而言我还有秘密吗?!李医生说妇科检查是主要的,他让他们都戴上手套。太可怕了!首先由女生开始,他们轮流的摸我!当男生站到我腿中间时,我阴道里就特别痒。 


  轮到第二个男生摸时,我阴道已经流出水了!李医生在一边老是看我的表情,他脸上藏着--得意!我想他是在惩罚我!纪维刚摸时我赶快闭上了眼睛。李医生最后摸,他的手指在阴道里乱动,来回拨弄我的宫颈,弄的我那里边酸胀,不争气的水不住的流!他过够瘾了才放我下来。 


  我在一边穿衣服,李医生安排纪维刚和检查我肛门的女生负责我的治疗,叫他们几个去讨论,把体检病历写出来给他看。实习医生出去时,我也穿好衣服了。 


  我准备回去时,李医生把我叫住,让我坐到他面前。 看你的脸红的! 他笑着说。 我知道你们女孩子让男医生检查身体不好受。特别难为情!是不是? 


  我没回答他。他又说: 你好象没有结婚吧? 我心里咯噔一下。我怕纪维刚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。那样我就完了!他停顿了一下又说: 你的阴道里有些炎症,要先治疗,然后才能手术。问题不大,你放心!你别在意男医生检查,多查几次就会好的。妳回去休息吧。 我站起身往外走,他也起来了,突然又问我: 你是不是没有结婚? 他没等我回答就把手摸到我臀部上了,把脸凑近我,小声地说: 你可要说实话呀! 我没有说话,也没有躲他的手! 


  我刚进屋徐姐就问: 是不是体检? 我冲她点点头。 


  张姐不在,刘姐看着我没有知声。 我看见好几个男医生进去了? 徐姐还不放过我,反而坐到我床边了。小声问我: 他们都摸你了? 我难为情的点了头。我有些反感徐姐的 热情 了!她还感叹地说: 可怜,太可怜了!徐姐你也检查了? 我得反击她! 查了,进去就让我脱光了。她大方地回答。 哪个医生检查的? 我问徐姐。 李医生。咱们屋的全由他负责。 


  我不想理她了,脑子里在考虑要是李强知道了我的情况我怎么办。我很害怕! 


  怕我妈妈知道,更怕学校知道!不然我如何见他们呀!刘姐看到我闷闷不乐就走到我身边,对我说: 想什么呢?走咱俩下楼去花园散散心。 


  我们俩在花坛旁的长椅坐下,我们聊着聊刘姐的问话又回到了看病的话题。 


  她说我刚才回屋时候特别红。我对她说: 你上午回来时也是红的呀。也是体检吗?不是,是治疗炎症。 听说是治疗炎症我就想知道如何做,李医生不是说我也有炎症嘛。 


  我赶快问: 怎么治呀?好几个人? 一进屋李医生叫我脱了裤子,他和两个实习生说话,我光着屁股站了半天才叫我上床。 


  他摸完我的阴道,叫那个大高个的男实习生给我阴道里上药。(我知道那个大个男生就是纪维刚,他有一米八和志伟差不多高。)告诉我别动等着,他们就走了。 


  一会儿李医生回来了,他看了看我那里,把那个铁鸭嘴拿掉了。戴上手套在我阴道里乱摸。他揉着我的阴啼说,揉阴啼能帮助卵子成熟,促使排卵。他看我动屁股,问我是不是痒了,我说是。他教我自己揉阴啼,让我每天自己揉,要不人工受精不容易成功。他叫我自己揉阴啼给他看。他摸着我流出的水说,你的水好多呀!痒的吧?他把手指插进阴道问我,是不是有点想那个了?我朝他点点头。 


  我其实真的想我老公了!他笑着把手指进出进出的捅。有个护士进来叫他。他才让我回来。还嘱咐我要自己揉。


  你体检了吗? 我问刘姐。 昨天查的 


  也是他们查的? 刘姐叹了口气说: 就是李医生一个人。进屋他就叫我脱光衣服。我赤裸着坐在他跟前检查乳房,他一个手按着我肩膀,一个手摸我的乳房,还说我的乳房柔软。摸的我下边直痒。又叫我站起来,抬腿、蹲下。他忽然问我下边是不是湿了,让我看我坐的瞪子。可不是吗,凳子上有块湿印。他说,过来我看看。 


  我站到他面前,他一只手搂着我屁股,把我拉近他,另一只手伸到腿里摸我阴道口。他抬头看着我说可不是湿了吗。接着就揉我阴啼,边揉边看我的脸。然后叫我转身弯下腰,掰开我屁股看。他站到我身边,一只手揉阴啼,一只手轮流摸我两个乳房。到检查床上他更来劲了。手插进阴道摸着,问我好多我性交的情况。 


  我真怕他了!看见他我下边就痒! 刘姐有些激动,她紧紧搂着我的胳臂。 


  病房的一个护士路过,看见我俩说: 该开饭了,还不回去呀。 我看看表,五点多了。回到病室,看到有个男人在屋里。张姐坐在床上笑着说: 小妹,这是妳姐夫。大姐夫妳好! 我大声叫他。给她们逗乐了!张姐指着我对老公说: 这屋她最小,我最大。妳就是大姐夫了。 他是给张姐送饭来的。有好几样菜,给张姐拿这送那,哄着张姐吃饭。看的出来他非常爱张姐!我看着心里暖呼呼的,好羡慕张姐! 


  吃完晚饭徐姐自己去散步,张姐躺着和坐旁边的老公拉着手,小声聊天。刘姐躺在床上,闭着眼听广播。我也躺着看书。 


  门被碰开了,一个女实习医生端着托盘进来, 把门关上 也不知道她是对谁说的。张姐的老公急忙过去关好了门。 


  医生把托盘放到张姐的床上。问张姐: 妳老公? 张姐称是。她让张姐脱掉裤子,推起张姐一条腿,张姐学着把另一条腿抬起来,医生把一棵药塞进阴道里。 


  实习医生拿起托盘告诉张姐先不要穿裤子,她就走了。 


  张姐用被单盖上下身,把老公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。他们亲昵的小声说着话。 


  门再次打开了,李医生和刚才来的女实习医生,还有一个男实习生走进来。 


  看见是李医生我和刘姐不约而同地坐了起来。张姐被惊呆了,脸上的皮肤可能因为肌肉绷的太紧而有些抽搐。她老公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。他们直接走到张姐床边。李医生看了一眼张姐的老公,那个女实习医生生告诉李医生他是张姐的老公。 


  李医生对张姐老公的去留没有表示,他看着张姐说: 明天给你手术,妳的息肉不算大,顺利的话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。 


  他转脸问那女实习生问她: 放药多少时间了?四十多分钟了。 李医生得到答复伸手就把张姐盖着的被单掀开了。那个男生从自己兜里拿掏装有手套的塑料袋,抽出一个手套递给李医生。张姐没等医生说话,自觉地张开了两腿。他戴上手套就插进了张姐阴道里。 


  我心里不是滋味。当着老公摸人家老婆阴道!?我偷偷看张姐老公,他脸上的表情无法形容!他用发红的眼睛看着医生的检查。李医生的手还没拿出来,他让那女实习生去拿阴道镜。他摸完叫那男生摸。 


  女生拿来阴道镜和灯。女实习医生把阴道镜放进去,用灯照着看。我看见张姐的阴道被撑开老大的。李医生看完取下阴道镜。 


  张姐阴道流出了白色的水。没有医生的话她还是张着腿。李医生脸对着实习医生,一只手摸着张姐的阴毛那里说: 明天可以手术。一会儿你们备皮,把这里剃干凈。 他成心用摸着张姐的手拍了拍她,他假装关心地说: 你不要紧张啊! 他们一走张姐的老公赶快把被单盖在张姐身上。张姐脸朝老公侧过身,她老公把她抱进怀里,张姐哭了! 


  徐姐刚进屋就被纪维刚叫走了。我担心他们也会当着志伟检查我,他可受不了!我庆幸不让志伟来做对了。来了也只能在楼下见面。看见了张姐那样劈开腿,阴唇裂着露出小洞,阴毛、屁眼什么都叫人看见了! 


  张姐叫老公走了。那个女实习医生又来了。这次她叫刘姐脱了裤子,同样往阴道里放药。又叫张姐去厕所小便,她把托盘放在张姐床上,站在窗前往外看。 


  张姐回来躺下,没等医生说话,就脱掉裤子劈开腿。那女生叫张姐把屁股挪到床边,她打开灯对准张姐屁股,可是她没有做什么。 


  那个男的实习医生来了,拉过凳子坐到了张姐腿间。他往张姐的从肚子到大腿内侧抹什么液体,再用手搓起好多泡沫。白白的一片。那男生用刮胡刀剃阴毛。 


  张姐满脸窘态!刮完阴毛的屁股很特别,显得张姐皮肤更白了,阴户红红的,园园的屁股,张开的细长的腿,难怪男人要摸呢!太诱人了! 


  李医生进来了。他走到张姐那里看了看,伸手摸张姐刮完毛的地方,可能是检查实习医生刮干凈了没有,也可能是享受一下张姐没毛的阴户! 去洗洗澡吧! 


  李医生发话了,张姐穿上裤子出去洗澡,实习医生收拾好东西也走了。 


  李医生看了我一眼。胸口突突直跳,吓坏我了!他没有和我说话,走到了刘姐床边。我看见刘姐脸上明显露出害羞之色,想装着笑,又笑不出来,嘴唇微微颤抖。两只手抓着盖在身上的被单。李医生看见刘姐的样子肯定非常得意! 


  上药了? 他用有些幸灾乐祸口气问刘姐。刘姐好象说不出话了,她只是点点头。我赶快拿起书挡住我的脸,偷偷地向看那边。李医生把被单掀到一边,露出刘姐赤露的下身。刘姐看过张姐如何检查的,她也马上自己抬起腿分到两边,刘姐的皮肤很细嫩,阴毛中间裂着红红的阴唇。李医生看着刘姐没有动手,探头看刘姐阴户,挑逗地说: 你的阴毛够多的啊! 


  他拿出听诊器叫刘姐解开上衣,他把衣服撩开露出刘姐两个乳房,用听诊器听,他朝我扫了一眼,以为我没有看他那边,就去摸刘姐乳房,刘姐紧张的一动不动,腿还是象张开的翅膀,分开老大,老老实实的让李医生摸她。李医生戴上手套胡噜完刘姐的阴毛,才插进阴道摸,另一只手揉阴啼。摸的刘姐 咝咝 的吸气。他问刘姐: 自己揉了吗? 刘姐摇摇头。他责怪刘姐: 那怎么行呀! 


  他把摸阴道的手拿出来,拉开刘姐阴啼的包皮,露出鼓鼓的阴啼,阴啼红的发亮。一股洁白的液体从阴道流出来了。显然刘姐被强烈的刺激了!李医生更认真的揉那通红的阴啼。刘姐的腿一下一下地抽动,阴户和屁眼一会儿收缩,一会儿往外努。直到刘姐发出呻吟的声音他才住手!用警告的口气对刘姐说: 妳要自己揉啊! 他拎着手套,叫我跟他走。我非常害怕!可是也不敢不去呀! 


  我跟他后边进了诊疗室。他回身对我说: 脱下裤子,我给你上药。 他把 我 字用重音突出。夏天穿的少,这可方便了妇科医生! 


  我看见徐姐在床边跪着,屁股撅得高高的,上衣滑到胸前,几乎是全身赤露,园园的屁股被灯照的煞白!纪维刚在她屁股里插了个东西往里看。 


  李医生也过去看,纪维刚从徐姐屁股里拔铁管,边拔边往里看,拔出来的管子有十多公分长。李医生从纪维刚手里拿过那个管子,重新插进去看。站到一边的纪维刚看见我光着屁股,朝我撇撇嘴。


  我心里不是滋味。当着老公摸人家老婆阴道!?我偷偷看张姐老公,他脸上的表情无法形容!他用发红的眼睛看着医生的检查。李医生的手还没拿出来,他让那女实习生去拿阴道镜。他摸完叫那男生摸。 


  女生拿来阴道镜和灯。女实习医生把阴道镜放进去,用灯照着看。我看见张姐的阴道被撑开老大的。李医生看完取下阴道镜。 


  张姐阴道流出了白色的水。没有医生的话她还是张着腿。李医生脸对着实习医生,一只手摸着张姐的阴毛那里说: 明天可以手术。一会儿你们备皮,把这里剃干凈。 他成心用摸着张姐的手拍了拍她,他假装关心地说: 你不要紧张啊! 他们一走张姐的老公赶快把被单盖在张姐身上。张姐脸朝老公侧过身,她老公把她抱进怀里,张姐哭了! 


  徐姐刚进屋就被纪维刚叫走了。我担心他们也会当着志伟检查我,他可受不了!我庆幸不让志伟来做对了。来了也只能在楼下见面。看见了张姐那样劈开腿,阴唇裂着露出小洞,阴毛、屁眼什么都叫人看见了! 


  张姐叫老公走了。那个女实习医生又来了。这次她叫刘姐脱了裤子,同样往阴道里放药。又叫张姐去厕所小便,她把托盘放在张姐床上,站在窗前往外看。 


  张姐回来躺下,没等医生说话,就脱掉裤子劈开腿。那女生叫张姐把屁股挪到床边,她打开灯对准张姐屁股,可是她没有做什么。 


  那个男的实习医生来了,拉过凳子坐到了张姐腿间。他往张姐的从肚子到大腿内侧抹什么液体,再用手搓起好多泡沫。白白的一片。那男生用刮胡刀剃阴毛。 


  张姐满脸窘态!刮完阴毛的屁股很特别,显得张姐皮肤更白了,阴户红红的,园园的屁股,张开的细长的腿,难怪男人要摸呢!太诱人了! 


  李医生进来了。他走到张姐那里看了看,伸手摸张姐刮完毛的地方,可能是检查实习医生刮干凈了没有,也可能是享受一下张姐没毛的阴户! 去洗洗澡吧! 


  李医生发话了,张姐穿上裤子出去洗澡,实习医生收拾好东西也走了。 


  李医生看了我一眼。胸口突突直跳,吓坏我了!他没有和我说话,走到了刘姐床边。我看见刘姐脸上明显露出害羞之色,想装着笑,又笑不出来,嘴唇微微颤抖。两只手抓着盖在身上的被单。李医生看见刘姐的样子肯定非常得意! 


  上药了? 他用有些幸灾乐祸口气问刘姐。刘姐好象说不出话了,她只是点点头。我赶快拿起书挡住我的脸,偷偷地向看那边。李医生把被单掀到一边,露出刘姐赤露的下身。刘姐看过张姐如何检查的,她也马上自己抬起腿分到两边,刘姐的皮肤很细嫩,阴毛中间裂着红红的阴唇。李医生看着刘姐没有动手,探头看刘姐阴户,挑逗地说: 你的阴毛够多的啊! 


  他拿出听诊器叫刘姐解开上衣,他把衣服撩开露出刘姐两个乳房,用听诊器听,他朝我扫了一眼,以为我没有看他那边,就去摸刘姐乳房,刘姐紧张的一动不动,腿还是象张开的翅膀,分开老大,老老实实的让李医生摸她。李医生戴上手套胡噜完刘姐的阴毛,才插进阴道摸,另一只手揉阴啼。摸的刘姐 咝咝 的吸气。他问刘姐: 自己揉了吗? 刘姐摇摇头。他责怪刘姐: 那怎么行呀! 


  他把摸阴道的手拿出来,拉开刘姐阴啼的包皮,露出鼓鼓的阴啼,阴啼红的发亮。一股洁白的液体从阴道流出来了。显然刘姐被强烈的刺激了!李医生更认真的揉那通红的阴啼。刘姐的腿一下一下地抽动,阴户和屁眼一会儿收缩,一会儿往外努。直到刘姐发出呻吟的声音他才住手!用警告的口气对刘姐说: 妳要自己揉啊! 他拎着手套,叫我跟他走。我非常害怕!可是也不敢不去呀! 


  我跟他后边进了诊疗室。他回身对我说: 脱下裤子,我给你上药。 他把 我 字用重音突出。夏天穿的少,这可方便了妇科医生! 


  我看见徐姐在床边跪着,屁股撅得高高的,上衣滑到胸前,几乎是全身赤露,园园的屁股被灯照的煞白!纪维刚在她屁股里插了个东西往里看。 


  李医生也过去看,纪维刚从徐姐屁股里拔铁管,边拔边往里看,拔出来的管子有十多公分长。李医生从纪维刚手里拿过那个管子,重新插进去看。站到一边的纪维刚看见我光着屁股,朝我撇撇嘴。 


  他的手指拔出来后,阴道里除了酸涨还痒。那时侯我感觉到强烈的渴望!渴望男人的帮助!


  想着想着我的下身发痒了。伸手摸去阴道口湿呼呼的。阴啼有些硬。揉了揉阴啼,奇妙的感觉传遍全身!我悄悄地盖好被单,把裤子退到大腿那,用手抚摩自己的阴户。原来女人可以不要男人也能得到快乐!原来手淫是那样的美妙!我时紧时慢地安慰着自己,我不敢一个劲揉,怕我受不住了叫几位姐姐知道了!忽然纪维刚看我身体的眼神浮现在我面前。下午他到诊疗室时,看见我全身赤裸做的是无奈的表示,可是眼睛确是发出亮光!我光着身子为他表演动作,屁眼还被他捅了。志伟也没有弄过呀!我还张开腿让他摸阴道。他一定感到了我阴道的变化!我在他面前还有什么秘密?以后我如何见他呢?我可是他朋友的老婆呀!纪维刚会不会因为我是他朋友的老婆而得意呢?好象是这样。他看见我赤裸的身体,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我!他检查我肛门时有只大手一直摸着我的屁股!那晚上他看见我光着下身朝我撇嘴是在挑逗我!他一定对我身体产生兴趣了!不然我去妇科 床时,他是那样主动跟来,殷勤地为我铺垫屁股的单子,我躺下张开腿,他马上用灯照亮我的阴户呢!?想到这里我感觉冲动!我加快了手的动作,阴道里的水直往外涌!浑身爽快!不是怕姐姐们知道了,我一定要实验一下,看看会揉成什么样! 


  强忍着不去摸自己,迷迷呼呼,我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没有。 


  我醒的很早,她们都没有起。我到楼下花园呼吸新鲜空气,清醒一下昏沉的头脑。花园里只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住院病人在锻炼。我也胡乱做几个动作,就算活动活动吧。 


  纪维刚抱着一本厚厚的书走了过来。我朝他走过去。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,我需要他的帮助。是他先开的口: 这么早起了?是不是休息的不好? 


  我撒谎说 换地方睡不好。 我要为我们的尴尬道歉!请你谅解我!这是巧合,又是我的学习,我没有办法! 纪维刚非常郑重的说。 


  没关系。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顺口说了这几个字,我有些后悔!我怎么可以告诉他没关系呢?他到好,顺着我的话说: 没关系就好!开始我是躲避你的,可是不可能呀!不过你不要太在意,看病嘛,医生检查身体你别多想!难受呀,难堪呀,就忍着点!治病有时候还很疼呢,不也忍着吗?你说是不是?


  我点点头。我又犯错误了!为什么点头呢? 


  我今天怎么了?我问他: 你没有把我的情况告诉李医生吧?没有。我只是说我认识你。他叫我过去,我就得去!没办法,我的成绩就靠他了! 


  我求你点事情,可以吗?什么事情?你千万不要让志伟知道你给我看病了。 我央求他! 


  纪维刚笑了!?他看了看我说: 可以。可是我只能是努力按你说的做。妳尽量别让志伟来。对不对? 


  还有一个事,我什么时候才能手术?你帮我跟李医生说说,快点给我手术,好早点回去。 


  哪天手术我不知道,都是李医生安排。还没有叫你家人来签字呢。我可以说说试试。诶,你自己说说呢?我不敢说! 


  你怕什么!你说可能比我说管用呢!妳也要努力呀! 纪维刚说完。嘿,嘿的坏笑! 


  我有些着急了, 你帮不帮我呀?求求妳了,好不好? 纪维刚用手臂搂住我的腰, 行!我帮忙!好了吧?走上楼吧,我得上楼了! 我们一起向楼上走去。 


  我们还没有吃完早饭,护士就推着车进来了,李医生领着学生也来了。张姐脱光衣服躺在车上被推走了。没多久纪维刚来叫刘姐换房间,说是李医生安排的,那边是俩人的小房间。临出屋他对我和徐姐说别出去,在屋里等他。 


  不一会儿纪维刚端着托盘来了。他把托盘防到了徐姐的床上。站在我俩床之间,问徐姐: 怎么样?屁股还疼吗? 徐姐倒大方,痛快地对答: 疼着呢!都出来个疙瘩。 


  过来我看看! 徐姐到他跟前弯下腰,把裤子退下露出半个屁股。纪维刚坐到我的床边,看徐姐脱的少,有些不耐烦了。 


  脱了吧 徐姐脱掉裤子弯好腰。纪维刚拍了下她屁股, 过来点 徐姐倒退着把屁股送到纪维刚的面前。纪维刚掰开屁股看了一下,叫徐姐跪到床上。徐姐叉着腿趴下,屁股撅得高高的。呀!原来这样跪着什么都露着呢!徐姐的屁眼确实出来了个疙瘩。纪维刚慢腾腾地戴上手套,他没有检查那里的疙瘩,而是扒开徐姐的阴唇看。他拿一粒药塞进阴道,又拿另一种药塞进屁眼。疼的徐姐直叫唤!我以为该我了,心直跳!可是他走了。 


  过了一段时间,纪维刚把我叫到诊疗室,刘姐躺在妇科检查床上,我看见她阴道里的白色液体在灯光照得非常明显,都快流到屁眼了! 


  纪维刚没有理我,站到刘姐那里,用手指抹了下流出的白水,插进阴道,插的很深。刘姐只在我们进屋时看了我们一眼,之后一直侧着头看着墙。她是不想别人看见她尴尬的表情! 


  纪维刚检查完刘姐,坐到李医生的位子上看着刘姐穿裤子。刘姐走了,该我了! 


  刚才他不让我和徐姐出去,我就知道又要让他摸了。看见刘姐检查的样子,知道我也要那样……我的阴道里就不争气的痒起来了! 


  我无奈的脱掉裤子,光着屁股等他告诉我上那个床。纪维刚站起身的动作象电影里的慢动作似的。拿块小白单子铺在妇科检查床我放屁股的地方,看着我爬上去劈开腿。他没有动手,却说: 早上,李医生和我说要请你家人来为手术签字。还问我,你什么时候结的婚,不会是还没有结婚吧。 


  我赶快问他: 你是怎么说的? 


  我告诉李医生该是结婚了,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不知道。我怕李医生追问。我可不能得罪他!我们几个实习的都是在讨好他呢!我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去。我看你的病历了,单位是假的吧?人家打个电话就知道了呀。还有要你家人来签字,谁来?志伟吗? 


  他来了我躲哪去呢? 


  我那样姿势躺着本来就够尴尬的,纪维刚又提出了我的难题,我的脑子全乱了!纪维刚一只手戴上手套,举着手又问我: 志伟知道给你看病的李医生是男的吗? 


  知道了。志伟怎么反映的?他说什么了? 


  他能怎么反映,看病嘛! 我嘴上这样回答纪维刚,我怎么能告诉他志伟的强烈表现呢! 


  可是想起志伟的样子深深地刺激了我,阴道里痒的感觉更强了!纪维刚也没有相信我的回答,他脸上的笑有些坏! 


  志伟知道自己这样漂亮的心上人,被别的男人检查身体能不心疼? 他有点幸灾乐祸地反问我。他看着我的眼睛说: 你别生气啊,你确实漂亮,身材真棒!谁用你当模特画出的画保证的奖! 这样的场合,这样的姿势听人家夸奖相貌,我真不是滋味!纪维刚没有戴手套的手放到在我大腿内侧抚摩着说: 妳的皮肤真好!又百又细嫩!摸着象缎子样的细滑! 纪维刚是在挑逗我!也确实起了作用。我的脸红了!我的血流加快了!我的阴道湿了! 


  可是我现在不敢得罪他。纪维刚看到了他的成绩。他扒开我得阴唇看,假装才发现似的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问我: 湿了? 我迟疑了一下,朝他点点头。 


  他摸了摸小阴唇才插进阴道。又粗又长的手指一下插到最深处,被手指占满的阴道还在收缩!阴道里痒的感觉在不断加剧!纪维刚用另外的手按我的肚子,按的我有些疼,正好起些止痒的作用。可是按几下后那手轻轻的抚摩我的腹部。阴道里的手指在里边颤动。我感觉坚持不住了!我把弯曲着的小腿伸直了,绷紧两腿的肌肉,抵抗痒的感觉! 


  纪维刚看见我的样子,得意的坏笑!在我肚子上的手伸进我的上衣里,轮流揉摸捏弄我的乳房。我实在坚持不住了,赶快深深地吸气,发出 咝,咝 的声音。纪维刚庆幸的问我: 是不是痒了? 我点点头。看我点头他胆子更大了,阴道里的手指模仿性交的动作,进出进出的来回捅。更可恨的是他对我说: 我真羡慕志伟!有你这样的美人! 听到对面我们的病室张姐手术回来了,纪维刚才结束对我的 享受 !我赶快去厕所。 


  墙上的小窗传来纪维刚的声音: 王──医──生,这里不可以抽烟! 那王医生说: 来你也抽一棵。呀!纪老弟你还硬着呢!别瞎摸! 纪维刚的声音。王医生笑着说: 怎么样,朱小姐被你害苦了吧!妳有福呀!科里最年轻漂亮的小姐你负责看管!那个朱小姐太棒了!她那乳房又大,挺的老高!摸着包准好! 纪维刚 嘿,嘿的笑了。 


  我听出来了,那个王医生就是负责张姐的实习医生。纪维刚反击道: 王哥刚才来的叁室一床那个不是叫你负责吗?也够漂亮呀!你看了吗?看了。我给她做涂片化验,那丫头不老实,说我一个男的检查不方便。行!我把培良和海平叫来参观。一个男的不方便,仨男的可以吧!培良他还抢着摸了她!你看着。我非当着她老公摸她! 那个王医生发誓的说。多可怕呀!我赶紧提起裤子走了。


  男人都是那么坏!只要他有机会,他会占足女人的便宜! 中饭后,志伟来看我了。我们在花园见的面。我告诉他,手术要家里人来签字。叫他准备好,实在不行就让志伟的妈妈来签字。我说,不能让我妈妈知道,更不能让学校知道了!志伟安慰我,让我不要乱想。不


  行就告诉他妈妈,让他妈来签字。我不想叫志伟多待,怕他看到纪维刚。我催他走了。 


  烦恼地躺到床上,困了可是睡不着。一个女实习医生来叫我和徐姐小便后去诊疗室。从厕所出来我就放慢脚步,想让徐姐先进诊疗室。李医生和实习医生全在诊疗室里。 


  李医生叫我们脱裤子,说要做B 超。我脱着裤子纳闷的想,B 超不是要憋尿吗?为什么还要脱掉裤子呢?那个王医生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,我是没处躲没处藏! 


  李医生叫徐姐先做。徐姐躺到妇科床上,我才看到那床边有个小车,车上放着B 超仪。李医生坐到检查床前,从小车上的示波器旁,拿起一个圆柱型的塑料探头,在探头上套了个避孕套,然后插进徐姐的阴道里。他们围着示波器看。 


  检查完徐姐,叫我上床,李医生叫实习医生带徐姐去放射科做造影。他们出去后,李医生也用那个探头插进我的阴道检查。他一边检查一边问我: 妳是不是还没有结婚呢?要不为什么第一胎就不要了! 我没有回答。 


  看我不说话,他接着说: 这样的手术虽然是小手术,还是对身体有影响的。尤其是第一次怀孕。 我问他: 李医生什么时候给我手术呀? 李医生取出了那个探头,看着我说: 要先叫你家里人来,我把手术的情况,可能出现的问题告诉你们。然后你家里人签了字才能做手术。你们家里谁来呀? 我没有回答他,我不知道怎么说。 我可要搞清楚了,要有什么问题了,你家里来找我,我怎么办? 


  他的话吓坏我了!他看我没有说话,也没有逼问我,而是戴上手套在我的阴道口轻轻地揉,又插进阴道里摸。他的手在里边,时轻时重。痒的感觉袭来了! 


  从心里到阴道里!他的手指插到最深处,挑逗我的宫颈,顶几下再轻轻的拨弄她。


  我感觉自己阴道里又痒又酸涨,还微微得有些疼。强烈的欲望在我心里燃烧!要是志伟在,我非把他的鸡巴塞进来! 


  李医生肯定知道我阴道里的变化,他盯着我的脸观察我的表情。痒的太厉害了我就把脸侧到一边。李医生看我侧脸,就去顶我的宫颈,我回过脸,他又在宫颈头那里转圈摸。我的呼吸加快了!他问我: 是不是痒了? 


  我点点头。他非常得意的笑了!他的另一只手去揉我的阴啼。 


  那滋味比打我还难受!他拿出阴道里的手,捋开我阴啼的包皮看,赞叹的说: 好大好亮呀!你爱人摸这里吗? 他看见我点头就非常坏的笑了!他认真的揉我的阴啼。我实在坚持不住了,一下一下的抽搐样的抬动屁股,阴道里涌出了水。 


  李医生拿起刚才放进过的探头,放在阴道口问我: 是不是想了? 我竟然点了头! 


  他一下就把探头插了进去,进出进出地来回捅!那探头比志伟的阴茎粗,不如志伟的柔软!可是探头刺激了我,安慰了我!李医生取出探头,用手指抹起一些阴道流出的液体, 妳看看!流了多少! 他朝我坏笑!我出屋时他说还要和我谈签字的事。回到屋护士来叫我搬到了姐姐的那个病室。这个屋只有我们俩。 


  刘姐看到我,她问我的语气有些奇怪──你也来了!她的 也 特别突出! 


  刘姐的手机响了。是她的老公。他们聊了几句,刘姐就阻止那人来看她。打完电话她对我说: 我真怕他来!我不能让他知道是男医生给我看病。我更怕医生当他的面检查我!你看见了他们检查张姐不就是当着她老公的棉吗!要是我那样,他会打死我!肯定会不要我了! 


  有那么严重吗? 我不太相信的说。 


  妳不信?上次刮宫我告诉他了,他一听有男医生就急了。说我不干凈了,说我被人玩了。我跪着求他,他叫我脱光衣服给他讲男医生怎么检查,摸我那里了。他叫我跪着撅着屁股用皮带抽我,才做完手术他不能干我,就叫我用嘴给他嘬。折磨我好几天。他警告我再有就不要我了。我非常害怕。


  我很同情刘姐,她好可怜呀!又不是她去找男医生的。可是男医生也是够坏的!女人让男医生摆弄个够,还被老公的怪罪!刘姐凑到我跟前小声说: 那个李医生可坏了!他让我把我爱人叫来,说是谈我的治疗的事。我看他是想象张姐那样。逼的我没办法了,只有告诉他不能让我爱人知道医生是男的。他说可以不叫他来,可是我得好好配合他的治疗!后来那个李医生老叫我过去乱摸,还叫我给他讲老公如何哪个我的。我真怕那个李医生,可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! 


  刘姐还没有说完,李医生领着纪维刚和那个女实习生进来了,到我床前问了问怎么样,就去问刘姐了。纪维刚趁其它人没注意塞给我一个字条。李医生他们走后,我一看字条就吓坏我了,字条写着:李医生知道你的情况了! 


  看了纪维刚给我的字条,脑子里一片空白!不知如何是好。连晚饭也没有吃。 


  我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我得想想怎么和李医生说。外边的天刚黑李医生就来了。 


  他站到门边刘姐的床边,问刘姐洗澡了吗。刘姐告诉他洗完了刚回来。李医生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说: 那到时间了,你该做操了。你别忘了我的规定啊! 


  刘姐 恩 了一声,就躺到自己床上,把裤子脱掉,平放的两腿叉开,两手伸到阴户摸去。李医生拍拍刘姐的腿, 我看看。 刘姐把腿抬起来张开。李医生弯下腰看了看,告诉刘姐要把阴啼的包皮捋开揉阴啼。刘姐点点头。李医生抬头看着我说: 你跟我来。 这个楼层东边楼道是妇科和干部病房,楼道中间有个门,外边是妇科,里边是干部病房。他把我领到了干部病房里的一个房间。其实是我和刘姐病房的隔壁。那房间进门就是卫生间,对面是阳台门,靠墙放着电视。 


  进到里边才看到卫生间的墙边是床,阳台窗边是个小的双人沙发,沙发和床之间放着书桌。李医生叫我坐在沙发上,他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。 


  李医生看了看我就说: 小朱你没有告诉我实话呀!你还没有结婚是不是? 


  他看着我等我的回答。我迟疑了下,狠狠心朝他点点头。 你还是学生? 


  我点点头。 其实我早就不信你结婚了。你是第一次怀孕,又好几个月了。胎儿比较大了。手术就难些。还可能产生一些问题。所以要你家人来。妳的男朋友来怎么行呀! 我赶快说: 我家在外地。我妈来不了呀!可以让学校开证名呀! 


  我快要哭了!我无论如何不能让学校知道!我央求李医生: 您千万可不要告诉我们学校,那样我还怎么见人呀! 李医生假装为难的说: 可是我就要为你但责任呀?我求求您了!好,可是妳要配合我呀?不能让其它人知道? 行! 


  我赶快答应他。 还要听话! 我还是答应了。我想他无非还想摸我挑逗我呗,反正他看也看了,摸也摸了。这时有人敲门。李医生喊了声:进来!那人进来了。 


  李医生问:是小刘吧?刘姐答应,是。她就进了卫生间。她再过来时是全身赤裸的。原来她去卫生间脱衣服了。刘姐看见我在那里非常尴尬的站住不动了。 


  李医生笑着说: 没关系!妳搞好了? 刘姐点点头。 过来我检查检查! 刘姐的脸红了,她看了我一眼,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。刘姐面对李医生叉开腿,微微下蹲。她好象知道李医生要那样摸她似的。李医生看着她的乳房说: 乳头还没有起来呀! 说着就伸手摸刘姐里摸裆里摸去了。他摸完拿个手指让刘姐看, 你看,不够湿呀! 他叫刘姐躺下,捋开她阴啼的包皮揉阴啼。揉的刘姐流水时才住手。他叫刘姐回去自己再揉!刘姐走后李医生问我为什么不避孕。我说当时没有控制住情绪。他问我是接吻,还是抚摩的。我说全有。他说: 你过来,我看看妳的乳房! 我站到他面前,揭开上衣。他看着我说: 真漂亮。摸摸可以吗? 


  我点点头。可是他不动手,而是撅着嘴示意我。我知道这是我得付出的。 


  我把胸向他靠近,他用舌头舔我的乳头。我感觉触电了。那电流传遍全身!他又用撅着的嘴示意我脱掉裤子。我弯腰脱裤子,他顺手扒下我的上衣。他看着我赤裸的身体,双手伸到我身后抚摩我的屁股道: 太美了!妳不要怪我,是妳太漂亮了! 


  妳的身材、乳房、皮肤,你的相貌,简直无可挑剔了!我实在禁不住你的诱惑! 


  说完那双手就在我的乳房上揉捏。我闭着眼咬着嘴唇忍受着!他又叫我弯腰,胳臂按在床边,他一只手扭捏乳房,一只手从后背摸到屁股沟,在屁眼阴户乱摸。 


  我身后的那只手表现了医生的经验,时轻时重,揉阴啼摸阴道。不几下我就感觉浑身燥热,下身酸痒难忍,巨痒时我就扭动屁股躲他的手。我是徒劳的,根本躲不开他!看我的样子,他更得意了,还凑到我脸边小声问我: 痒不痒? 


  我也小声说: 我受不了了! 他哈,哈地笑出声了,揉阴啼的手还不停。问我: 你自己揉过这里吗?没有! 李医生叫我躺到床上,朝他劈开腿,他用屁股把有辘轳的椅子挪到床边,捋开我阴啼包皮揉了几下,我就痒的抽搐屁股了。 


  他叫我自己揉给他看,有他揉的基础,我自己揉几下也抽搐了。他拿出一个探头样的园棒,不知道他怎么拧了一下,那园棒就' 嗡嗡' 的响。他把那园棒搁到我的阴道口,园棒是颤动的,使我本来痒的阴道发麻,好象有无数的小虫往阴道里爬,好象无数的小虫在窝心里蠕动! 


  我情不自禁地 啊──啊 地呻吟着!他起来趴在我身上,嘬我的乳头,上下一起刺激我!我的呻吟,阴道流的水说明了我的需要。其实每次李医生的检查,我都是开始时不好意思,感觉难堪、难为情。 


  随着检查的进行,欲火的冲动也就在我心里躁动了!男医生,男妇科医生挑逗女人的技艺非常高超!让女人受到强烈刺激,这刺激比他们老公来得强烈!让女人在他们面前露出丢人的丑态!女人的身体叫男医生捏弄的不能自己控制,痒的滋味难以忍受!女人被男医生羞辱玩弄后,变得堕落!会欺骗自己的老公! 


  李医生看见我发情的样子冲我直笑!叫我趴在床边,掏出他的鸡巴,呀!好大呀!那么矮的个子,怎么鸡巴会有那么大?又粗又长的阴茎上蹦起蚯蚓样的血管,紫色的龟头象蘑菇,大得吓人!他要来真的了!我想制止他,可是奇怪的是看见他的鸡巴,我阴道里奇痒难忍,强烈的渴望让我动弹不了!他向下按我的背,使我屁股撅高。 


  他用龟头在我阴道口蹭、捶大,阴道里不住的流水。我感到一下疼痛,他插进来了!开始是慢慢地抽动,后来就猛烈的狠插!响器' 啪,啪' 的肉体碰撞声。


  他突然停止了动作并拔出阴茎,我阴道里马上痒的难忍。李医生真是玩弄女人的专家!他太了解女人了。他使我神魂颠倒,忘记脸面! 


  他把龟头搁在阴道旁边。 


  我里边太痒了就挪动屁股,用阴道口找他的鸡巴。他太得意了!成心问我: 还要呀?痒吗? 我不顾一切地告诉他: 痒!我要! 


  他叫我躺到床上,自己脱光衣服。我劈开腿等他上来!他对着我两腿间跪在床上,要我拿着他的鸡巴自己插进去。跟着他就一阵狂插!我感觉下边酸痒,膨胀的要爆炸!他同时抚摩我的乳房,亲吻我。他使我忘记一切。舒服的快感传遍全身。我狎昵地接受了李医生的所有动作!我的呻吟声也不受控制地发出了。说实话李医生比志伟干的好!我的情绪随着他的动作频率而起伏,乐不思蜀! 


  李医生在插的同时问我 他检查时我痒不痒?其它男医生摸的时候痒不痒? 他的问题使那些尴尬场面浮现在我眼前,加剧了对我的刺激!他加快了动作,阴道里发出' 噗嗤,噗嗤' 响声。我感觉阴道在不断收缩,他每插一下,我就会呻吟一声。上下的声音响成一片!他突然拔了出来对着我肚子射精。阴道里还刺痒着。 


  我赶快擦了擦身上穿好衣服。 


  李医生满意了!说: 行!你明天上午让你爱人来签字,下午手术!后天可以出院了! 我迫切想赶快洗澡!对了!刘姐昨天不也是回屋就洗澡吗!她也被李医生干过了! 


  洗澡回来看见李医生在摆弄着全身赤裸的刘姐。看见我李医生叫走了刘姐。 


  还没有喘口气,纪维刚就拿着托盘来了。他冲我诡秘地笑着问我: 和李医生谈好了? 我点点头说: 明天志伟来签字,下午手术。 他说: 知道了,李医生告诉我了,他叫我给你上药呢。脱了吧! 我无奈地脱掉裤子劈开腿。纪维刚做着准备,眼睛盯着我阴部看。我想起他和王医生的对话,猜想他现在也是硬的了!可是我那里也痒了!他把药塞进了阴道,还没有忘记揉我阴啼!他还是那样诡秘样地问我: 你和李医生怎么' 谈' 的,他就答应你了?我没有回答他,好象他猜想到了!他没有追问我,而是加快了手的动作!我是那样的无助!


  纪维刚说: 你手术后就要走了,我还想看见你! 他的' 看见' 是加重说的。 


  他还不是想看我的身体嘛!我渴望尽快手术!逃离这伙色鬼! 


  今天是我住院的第叁天。知道快要手术了,明天就能走了!我有些高兴!我盼着志伟来签字,又为可能出现我担心的事情忐忑不安!刘姐被他们叫走了。我拿书安慰着自己不平静的心。看到志伟进来我的心情非常复杂!好想在他怀里哭! 


  我把志伟拉到我床边坐下,他搂着我问: 是我对不起你!叫妳受苦了!妳是不是害怕了? 我撒娇地告诉他: 我怕疼!还有那男医生! 我是想给他打预防针,掩盖我的不安。更不能告诉他我被李医生干过了!李医生来了,他和志伟握手问好,他脸皮真厚!干了人家的老婆还象没事似的!他向志伟介绍了好多手术可能出现的问题。好几个问题非常吓人。他要志伟同意手术,在病历上签字。志伟用眼睛征求我的意见,我朝他点头同意他签字。李医生合上病历夹子,告诉我们: 一会儿就手术,休息一下,没有问题下午就可以出院了。 能出院太好了! 


  女实习医生把托盘放到我床上。可怕的场景还是出现了。实习医生要我脱裤子。 


  我看了一眼志伟,他站起来靠到暖气上。我脱下裤子劈开腿,李医生先下手插进阴道摸。我不敢再看志伟了!是实习医生把药塞进阴道的。李医生让女实习医生去手术室看看那边手术进行的如何了。可是他还不走,给我测量血压,伸进我的衣服听心脏。不给我和志伟说话的机会。 


  更可怕的是纪维刚领着刘姐回来了,志伟楞住了!纪维刚毫无表情地不被人注意地朝志伟点头示意了一下,就站到我床边。李医生问纪维刚刘姐灌洗好了? 


  纪维刚告诉他灌了两遍好了。李医生走到刘姐那里说: 我看看! 刘姐看了看志伟。好象告诉李医生那里有男人在,李医生没有理会她。刘姐老老实实得脱裤子。志伟看刘姐脱裤子就转头看窗外了。 


  李医生对身边的纪维刚说: 你去看看小朱的药怎么样了。 志伟听到纪维刚要看我,马上转回身看我。我避开志伟的眼睛!纪维刚旁若无人地戴上手套,插进我的阴道摸了摸,又拿起阴道窥镜撑开看。我猜想志伟的眼睛一定是红的!纪维刚看后没有拿掉窥镜,他走到李医生那边。刘姐和我一样的姿势,李医生推着刘姐的腿看,看见纪维刚过去就说: 痔疮为什么不上药? 他叫刘姐跪起来,刘姐翻身跪着撅起屁股。 


  我偷看志伟,他在看他们给刘姐上药呢!男人就是可气! 


  护士推车来了。李医生过来晃动窥镜看了看,他取下窥镜说,可以了!护士叫我把上衣也脱掉,我躺到车上盖上被单。刘姐' 啊! 的一声喊叫,纪维刚把药塞进了她的屁股。 


  刚进手术室的走到门,护士掀起我身上的被单,指着旁边的房间叫我进去等。 


  房间不大,靠窗户边是和其它房间相通的走道,里边已经一个叁十岁左右的女人,也是全身赤裸地站着。一会儿纪维刚穿著兰色手术服从窗边的走道进来了,他拿来两个袋子给我们,里边是象纸的衣服。上衣没有扣子,裤子是开裆的,简直就是两个裤腿,前后各有一个圆圈阴毛、屁股全露着。纪维刚叫那女人弯腰自己掰开屁股,他扒开阴唇看了看,就从窗边走道先去左边,后来又去了右边。待了一会纪维刚来又了。他叫我去厕所小便,他领我去左边的房间,那里是更衣室,里边门是厕所。我尿完尿。纪维刚一下抱住我。手在我乳房下身乱摸!我麻木地忍受着!只盼他尽快领到手术室去!好结束这一切! 


  姐妹们你们被男医生挑逗过吗?我就是想让姐妹们知道,男医生,尤其是妇科的男医生的可恶。


  【完】




  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飞机号:@liyu520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