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穴视频

沉沦

  深秋时分的一个傍晚,北安市建设银行女行长朱玉秋下了送她回家的轿车,上了楼,开门,回到了装修豪华的家里。


  朱玉秋,今年58岁了,在市建行行长的位子上已经干了七八年了,再有两年就退休了。她老伴已经去世,现在,她和小儿子朱进军及一个保姆住在一起。


  大儿子朱进强,从部队转业下来,已在公安局干了几年了,现在是刑警队长,还没有结婚,住在局里给他分配的房子里。


  朱玉秋,中等身材,由于家事公事的操劳,她的头发已有些花白了,脸上也有了不少皱纹,但从她修长秀美的手可以看出,她保养得还是很好,她的鹅蛋脸仍是那么秀美。


  虽然朱玉秋工作起来作风泼辣,雷厉风行,但在服饰上,她还是很讲究的。


  现在已是十一月底,天气已经很冷了,但她仍然穿着套装短裙,露出两条穿着肉色裤袜的美腿,穿着丝袜的精美的脚穿着高跟鞋,外面穿了一件细呢风衣,头发梳成一个髻,盘在头上,整个人显得十分精致。


  一进门,她就叫道:“谁在家呀?”


  这时,一个少妇迎了出来,她就是朱家的保姆刘玉暖,今年三十多岁,是从东北来的下岗女工,人看上去收拾得非常干净。


  刘玉暖忙帮朱玉秋拿她脱下的风衣,低声道:“阿姨,您回来啦!”


  朱玉秋突然觉得刘玉暖今天有点不对劲,她走进卧室,脱了高跟鞋,换了拖鞋。刘玉暖走进卧室,给朱玉秋端来一杯热茶。


  朱玉秋接过热茶,美美地喝了一口,同时,她敏锐的目光分明看见刘玉暖眼角有泪光在闪动。


  刘玉暖说了声:“阿姨你歇着,我去做饭。”刚要回身离开,朱玉秋叫住了她。


  朱玉秋端详着刘玉暖:“玉暖,你怎么啦?进军呢?他回来了没有?”


  刘玉暖道:“进军,他,他……还没回来。”语气之中竟有些哽咽。


  朱玉秋心里一沉,心想,别是进军这孩子做出什么事了,于是追问道:“玉暖,你受什么委屈啦,快告诉阿姨。你在阿姨这,就是阿姨家的人,有什么事,阿姨给你做主。”


  刘玉暖一边说没事,一边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。


  朱玉秋确定刘玉暖肯定有事,在她的再三追问下,刘玉暖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,事情真的与朱进军有关。


  朱玉秋的家庭人口不多,却有点复杂。她本不是北安市人,原本生于四川,小学时转到上海,投靠姨妈,大学毕业后又支边来到东北五省的一个小城。那个小城乃苦寒之地,经济又不发达。水灵灵的女大学生来到此地,生活很不习惯,厂里一个青工很关心她,朱玉秋很快和这个青工结了婚。


  结婚后她才知道那青工家里很穷,负担也很重。朱玉秋连生了两个女儿,家里负担不起,公公婆婆还不满意,嫌不是男孩,偷偷把朱玉秋的大女儿送了人。


  朱玉秋知道后已经晚了。她和丈夫离了婚,发誓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
  终于,朱玉秋找到一个机会,离开了那个边远小城。但她没能回到上海,而是来到了北安。北安虽不比上海,却也是个很大的城市,人称大市北安,经济发达,繁荣昌盛。朱玉秋还算满意。她调进北安市机关工作。


  这个三十多岁风韵动人的少妇,很快被当时的市委书记邵立武看上了。邵立武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行,却酷爱女人。他手下性感的女干部,被他玩弄了不少。由于身体不行,邵立武已不能勃起,他就对女人进行性虐待,以发泄兽欲,他的前任妻子就是被他折磨死的。


  邵立武略施手段,朱玉秋就成了他的第二个老婆。


  朱玉秋虽然在夜里受尽了丈夫的折磨,但白天的工作她却干得很好,因为丈夫的关系,她官运亨通,连连得到提升。


  邵立武得了这么个性感女人,从此也不再沾花惹草了,全力以赴折腾自己的老婆。他的前妻给他留下一个儿子,朱玉秋过门时,那孩子才七八岁,名叫邵进强。朱玉秋为邵立武生下小儿子后,邵立武为讨好老婆,把小儿子起名朱进军,连大儿子的姓也被他改姓了朱。


  后来,邵立武就死在了朱玉秋的胯下。他死后不久,朱玉秋五十岁时,升为建行行长。


  这朱进军今年二十出头,是个花花公子,自认为长得帅,仗着家庭背景,整天花天酒地。朱玉秋工作太忙,也没工夫管他。


  朱进军在大学里成绩太差,不及格的课目太多,修不够学分,被学校勒令退学了。朱玉秋本来给他找了个进出口公司的工作,他嫌工资不够花,就辞职了,现在,他在朱玉秋以前的同事许保国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当副总。


  朱玉秋总是教育儿子在生活上要自律,但不知怎么,朱进军对女人有一种天生的爱好。他的性能力虽然很强,但可能是由于他老爸的遗传,他也酷爱折磨女人。日本的性虐待电影是他的最爱。


  他已经出过几次事,有几个女人差点被他搞死,每次出事,他都想法找钱摆平。朱玉秋虽然不是知道得那么详细,但也听到点风声。她生怕儿子给这个光荣家庭抹黑,再三严厉斥责儿子,但朱进军总是“接受批评,坚决不改”。


  至于这个保姆刘玉暖和朱进军的事,是这样的。


  刘玉暖到朱家一年了。她一到朱家,就被朱进军盯上了。刘玉暖是东北的一个下岗女工,丈夫也下了岗,家里还有一个孩子,没办法,她只好出门打工,到大市北安当保母。后来到了朱家,环境挺好,工资也够,她挺满意,空下来也收拾一下自己。她本来就很有姿色,再一注意打扮,简直是个姿色出众的女人。


  有香莲癖的朱进军一直偷闻刘玉暖脱下未洗的肉色短丝袜,刘玉暖发现了,但没敢说什么,只是注意收藏好自己的贴身衣物,但防不胜防,她穿过的丝袜扔到洗衣机里,也被朱进军拿起来闻。家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,朱进军经常把她挤到墙上,亲嘴摸奶。刘玉暖心里砰砰直跳,但又不敢声张。


  今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朱进军回到家中。那晚朱玉秋在市郊某度假村开会,不回来。朱进军来到刘玉暖的小房间里,喊道:“玉暖姐,看看,我给你买了什么?”


  躺在床上的刘玉暖一看,是一付肉色裤袜。






  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飞机号:@liyu520 网站地图